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尊宝娱乐官方网站

【幸福的奋斗者•拥抱江津他乡人】​江津有个“拼命三郎”!10086陪他两年深夜下班路!

2018-07-04 18:59    来源:江津网
2018-07-04 江津要闻

3年前,放下云阳县委老干局的工作,这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小伙子,来到了距离江津近3小时车程、刚刚挂牌、连镇政府办公楼都还没有的四屏镇,准备大干一场。

3年来,党政办、拆迁办、人大办负责人,他曾身兼三职;白天进农户、跑现场、搞拆迁,晚上写材料、建台账、报信息,“5+2、白加黑、雨加晴”,是他的工作常态。

3年后,江津区委、区政府嘉奖,江津区人大宣传信息工作先进个人,四屏镇年度先进工作者……一个个用汗水浸泡的荣誉向他砸过来。

这个今年34岁的“拼命三郎”,就是四屏镇党政综合办主任——贺江涛。今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身兼3个部门负责人

10086陪他两年深夜下班路

2015年3月,江津最年轻的一个镇——四屏镇正式挂牌,这里原本是紧邻四面山核心景区的四面山乡,当地人称老四面山,与头道河相比,发展相对滞后,挂牌后承担着打造高品质国家级旅游度假区的重任。

新镇成立急需招兵买马,从同事处得知这一消息后,尚在云阳县委老干局工作的贺江涛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干事创业的好机会,他立即提交申请,同年4月,火速来到四屏镇报到。 一切都是“新的”,不过是百业待“新”。刚到四屏,这里只有一条泥泞的马路可以通往外界,镇上最多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车,每天只有一辆小巴车可以到江津城里。镇上大多都是老房子,没有办公楼,没有寝室,工作队伍是从各地抽调来的新成员,全镇只配备了27名机关干部,平均年龄28岁。

为了解决办公,镇里租用了一个简陋的农家乐当做办公楼,贺江涛和其余6个同事共用的办公室,摆放完桌子后只能容下一人出入。而他们的寝室则是在另外一个农家乐租的,离工作地有40多分钟路程,全是乡间小路。

机关干部人手少、任务重,刚到四屏,贺江涛在党建办工作,一个月后,赶上四屏镇大规模展开征地拆迁,他又同时兼任人大工作和拆迁工作。由于后两项工作都是第一次接触,他只能白天跟着工作组到拆迁现场进行实地操作学习,晚上加班整理白天的丈量清册、建立台账、学习政策文件、上报各类信息、熟悉操作流程,基本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多;2016年3月,贺江涛被任命为人大办主任和拆迁负责人,2017年4月,被任命为为党政办主任,一人兼任三职,加班更成了家常便饭,镇人代会期间,他每天回家都是凌晨2、3点。

回忆起那段时间,贺江涛印象最深的是加班回家的路上,40多分钟的山路静得可怕,他只有拿起手机拨通10086,让自动语音应答的声音伴随自己,这样的习惯一直持续到2017年2月搬新办公楼。“我非常感谢10086热线!”他笑着说,是热线陪他走过了近两年凌晨下班路。

啃下109户拆迁“硬骨头”

提前2月完成任务为项目提供了用地保障

四屏镇下辖原四面山镇四面、银岩、旺龙和原柏林镇青堰4个村,以及原四面山镇四面场1个社区,人口1.2万人。要建设高品质旅游度假区,拆迁成了摆在面前的第一道难题。而贺江涛所驻村旺龙村,则是四屏镇开门迎客的所在地,109户拆迁迫在眉睫。

听说要拆迁后,原本热情好客的旺龙村村民,一看见贺江涛就板着脸,有的还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是不可能同意拆迁的!世世代代都在这片土地生长,以后这片土地我要传给我的儿子和孙子,你这是在断我的口粮,断我的活路!”四屏镇由于交通限制,十分闭塞,村子大都是留守老人,思想也是十分封闭,拆迁遭到了村民的强烈反对。

贺江涛也是农村孩子出生,所以他懂得农民们对自己土地的热爱,他不仅没有怪村民骂他,而且变身成村民的私人精算师,走家串户为大家算账,打消农户的顾虑。

“今天我不是来劝你拆迁的,我是来给你家算账的,了解下你们一年的生活开支是多少,收入是多少。”在反应最激烈的农户丁光灿家,贺江涛掰开揉碎,为他们算了一笔“明白账”。了他们土地一年的播种季数,种子、肥料、劳力等成本,算出土地收入的纯利润。然后再为他分析拆迁政策,计算拆迁后能够得到的赔偿,然后会为他们修建新的农房,购买征地养老保险、符合条件的还会办理低保。

这样挨家挨户算过账以后,一部分人开始动摇了,贺江涛趁热打铁,多次在旺龙村召开院坝会,为大家讲述四屏镇的发展规划,告诉村民他们的这些土地将会修高速路,建设花园,会变得越来越美丽,一步步消除了农户的担忧。

功夫不负有心人,旺龙村境内玄武大道北一段、北二段、还房等建设项目涉及的109户10923平方米房屋和942亩土地拆迁工作,在贺江涛和村社干部共同努力攻坚下,提前2个月完成了任务,项目建设得以顺利推进。

群众“黑”转“粉”

庆幸结缘江津他希望为四屏继续添画笔

工作出了成绩,可贺江涛最高兴的则是,3年的相处,他收获了当地群众满满的信任。

2018年2月,一期还建房修好了开始交付,却因为村民都想要一楼分不下去。为啥大家都对一楼如此执着呢?几经打探,贺江涛从村民彭德琴那里了解了原因,“我抽到的是5楼,那我岂不是去世以后就要被摆在荒郊野岭了?”原来,大家不想上楼是因为害怕去世后无处停放。

“刚开始,我也觉得这是一种很封建的思想。”在和很多村民的聊天过程中,贺江涛尝试站在村民的角度去思考,他将这情况反映到了镇里,答应村民们在附近开辟一个专门举办丧礼的棚地供他们使用,尊重了村民的风俗习惯,大家才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家。

“贺主任是个好主任,以前我骂过他,不支持他的工作,现在想起来,没有他我现在也不可能住在新房子里,每天早上都吃四个荷包蛋。”75岁的孙忠才现在很信任贺主任,什么都愿意讲给他听,和村民一样成了贺江涛的“粉丝”。

在和贺江涛一样的全体机关干部共同努力下,如今的四屏镇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完成了场镇风貌改造,梨王路、凤屏公路、梨松路、玄武大道等已顺利建成通车,梨树坪游客接待中心、自来水厂、笔架山公园等一批项目也顺利完工,随着四面山高速即将通车,发展即将跨进“高速时代”。

“四屏镇是个孩子,才三岁,而我,有幸和它一起成长。”贺江涛感慨地说,非常庆幸自己来到了江津,自己已经把这里当成了第二故乡,未来的日子里,他希望能为四屏添上更多的画笔,继续为四屏的发展建设作出贡献。

(记者 罗梅 见习记者 陈玲)

新闻报料热线:47588101(办公室) 47588102(新闻部) 47588107(网络电视台)
您所提供的线索一经记者采写成新闻,我们将给予每条50-100元现金奖励。详情请点击查看。
总编辑:涂普健  值班副总编辑:易志慧  编辑部主任:郑江黎  责任编辑: 周序   2018-07-04 18:59 
“最江津”APP下载
“最江津”APP——看新闻、找工作、查医保社保、医院挂号、网络问政、网上相亲……